Mononoke

莫愁敛恨,枉称南国佳人。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我早已做好了遭人白眼的准备,却没想到被人青睐也是如此轻易的事情。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性竟然也可以被用来侮辱、威吓、控制他人——在遥远的过去,人类第一次得知这个事实的时候,一定觉得它是划时代的发现吧。

[翻译] Better the Devil You Know

人精友谊促进会:

蛋疼啊之前我竟只发了一半,一直以为我都发了的……本想重发一遍结果既找不到长微博又找不到图床,我究竟要怎么发可能会被屏蔽的东西啦……




Better the Devil You Know
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4023193


作者:PantyDragon


CP:就算QJ也要姿势优雅风度翩翩玩到最后果然忘了自己是在QJ的贾拉索x光看态度以为你才是QJF且演技好到自己都不知道是演的还是真的的恩崔立
分级:M
警告:参见CP一栏。在恩崔立的要求下,贾拉索和他玩了个QJ游戏。




走你:


https://imgchr.com/i/i6KOYV


这个长微博只能显示纯文本,字体无法编辑,凑合看吧……





恰克·帕拉纽克的写作建议

陶然:

再过六秒钟,你会恨死我。
但在过六个月,你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作家。


从现在开始,至少接下来半年内,你不能用“想”这个动词。这包括:觉得、知道、明白、懂得、相信、想要、欲求还有其他那一百个你喜欢用的词。
还包括“爱”和“恨”。
也有“是”和“有”,但这两个过一阵再说。
直到圣诞节左右,你都不能写:肯尼觉得莫妮卡也许不喜欢他夜里外出。
作为代替,你必须把这句话分解成:“有些早晨,肯尼在外面待得很晚,错过最后一班公交,直到他不得不搭便车或浮潜打出租,然后回到家发现莫妮卡在装睡,因为她从不如此安静地睡着。那些早晨,她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,从没有他的。”


比起写你的角色们知道什么事,不如你提供细节,让读者知道那些事。比起写一个角色想要什么东西,不如你来描述那个东西,让读者也想要它。
比如:“亚当知道格温喜欢他。”你要写成:“在课间,他去打开他的储物柜时,格温总是喜欢倚在上面。她会翻翻眼睛,用一只脚把自己推开,在被漆过的金属上留下一道黑色的鞋跟印,但她也留下了她的香水味。组合锁上还有她臀部的温度。下一个课间,格温又会倚在那。”


简单地说,要丰富你的句子内容的话,没有任何捷径。只有描写具体的感官细节:动作,气味,声音和感觉。


一般情况下,作者总会在一段话的开头使用这些“想”的动词。在这里,你可以管他们叫:“中心句”(我等会再抱怨这个)。某种意义上,它们点出了整段话的意图。接下来的部分用来详细解释这些意图。
比如:“布兰达知道她不可能赶得上截止时间。她从桥那边过来,经过了八个或九个出口。她的手机没电了。家里,狗需要出去散步,要不就会弄得一团乱需要收拾。再加上她答应要帮邻居浇花……”
你看出开场的“中心句”如何抢了下面这段话的风头吗?别这么干。
最少也要把开场白拿掉,放到其他所有句子的后面。更好的是,把它换个地方,改成:“布兰达赶不上截止时间了。”


思考是抽象的,了解和相信是无形的。如果你展现出角色的物理活动和细节,让你的读者去执行思考和了解,以及爱与恨的话,你的故事会更加有力。


别告诉你的读者:“丽莎恨汤姆。”
作为代替,像法庭上的律师一样据理力争,用细节说话。
展示出每一件证据。比如:“点名时,在老师叫到汤姆的名字之后的一喘气之间,在他就要答应的那个瞬间,丽莎会小声的叫出:‘讨厌鬼’,就在汤姆说‘到’的时候。”


新手作者最常犯的错误之一就是让他们的角色一个人待着。写作时,你可以是一个人。阅读时,你的读者可以是一个人。但你的角色应该很少一个人待着。因为一个孤独的角色会开始思考、担忧或者好奇。
比如说:“在等公交时,马克开始担心这趟路程会花费多久……”
更好的展示方法是:“时刻表写着公交车会中午到达,但马克的表显示已经11:57了。你可以看到路的尽头,一直到购物中心那边,一辆巴士都没有。毫无疑问,司机停在中转站,路线的最那头,正在打盹。司机很放松,睡得正香,而马克就要迟到了。或者更早,司机正在喝酒,那他就会停在路边,收马克七十五分钱来给他一场严重交通事故中的凄惨死亡……”


一个独自一人的角色必须进入幻想或回忆中,但即便那样你也不能用“想”动词,或者任何它的抽象动词亲戚们。
哦,你可以忘掉“忘掉”和“记得”这两个词了。
也不能用这种转换句:“旺达记得尼尔森以前如何梳过她的头发。”
再说一遍,分解。别尝试走捷径。


更好的是,让你的角色遇到另外一个角色,越快越好。
让他们待在一起,开始活动。让他们的活动和谈话展现出他们的想法,别让你自己进到他们的脑袋去。




在你躲避“想”动词的时候,要特别注意“是”和“有”这两个动词。
比起: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。”“安有蓝色的眼睛。”
不如改成:“安咳了一声,抬起手在面前挥舞,把香烟烟雾从她的眼睛里,蓝色的眼睛里赶走,然后微笑道……”


比起使用平淡的“是”和“有”陈述句,不如试着把一个角色有什么和什么样细节埋进动作或手势里,呈现而非你讲述的故事。
很久以后,一旦你学会了分解你的角色,你就会恨死那些偷懒的作者,他们只满足于:“吉姆坐在电话旁,想知道阿曼达为什么没有打来。”


拜托。此时此刻,随便你怎么恨我,但别用“想”动词。等到圣诞节的时候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吧,但我打赌你不会的。


这个月的作业是:读一遍你的作品,圈出每一个“想”动词来,然后找到消灭它们的办法,通过分解来消灭它。
然后,读些已出版的小说,做相同的事情。不要手下留情。
“马蒂想象着鱼儿们,在月光下跳动……”
“南希回忆着那酒的味道……”
“拉里知道他死定了……”


找到他们。那之后,找到重写他们的方式,让他们变得更有力。

当人真好,活着真好,死真可怕

p2是古人不见今时月,明月曾经照古人😭

快乐老狗:

清理文件夹发现了神秘的黑历史,挑一些不辣眼的扔上来,其他的删掉删掉全删掉

我还是放不下之前世界里的人们啊

书剑挂天涯

很完满的结局了,惟寅线。
希望仙君早日放下执念吧...
想起前面的景恒帝和裴天华,这三个人都好可爱好可爱
仙君是单相思,清欢没对他生情,清欢走了,不会回来了呀,从此以后,芳踪缥缈,再无相见之日。
惟寅成了仙,达成了清欢的期望,不再是那个奈何桥上的鬼魂啦。其实我感觉遗憾的,要是惟寅和清欢互相有情,能在一起就好了(不过成了仙时间大家在一起的话时间又久总要有个结局的不是吗,感觉结局也不会多好啊)
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嘛。
景恒帝线也很完满了,清欢陪了他一辈子,景恒帝死前都不愿意闭眼,拉着清欢的手,一直看着清欢,直到断气眼睛也是睁着的...
景恒帝有大功德,死后名流千古,儿子也是明君,完满的很,遗憾么,也遗憾的,没能继续陪着清欢,和她在一起,长长久久。
这也正常,这人嘛,贪心,都想一直活下去,想和喜欢的人一直待在一起,我也觉得遗憾的。
裴天华的话..很可惜啊,被三皇女那样折辱后,撑着一口气活下来,在交待完那谁要给清欢传的话后便咬舌自尽了。他的死也让清欢受了很大很大的影响...可惜啊!!到最后清欢也没能看见他夹在那本书中的信件

是暗香的月月姐和云梦的花花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