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onoke

莫愁敛恨,枉称南国佳人。

我想说说曹荀

相濡以默233:

我就是个为了寻找基情读史料的人,几年前我写过曹荀的yy,把曹荀比作玄亮。


其实当时只是类比,但终究不同的。曹荀是曹荀,并不该和玄亮一般。


玄亮的位置并不是之于曹荀,当时只是觉得初期类似而已,不想很久之后就有很多人当真了。


也并不是想指责什么,只是想说说曹荀而已。


荀彧比曹操小八岁,从初平二年的荀彧的投奔到建安十七年的死亡。


21年左右的时间。


21年对于一个人来说也是很长了。


于曹荀而言,其实除了初期的荀彧随军,我估摸了一下曹荀还是聚少。


荀彧的政治分暗荣给的相当高,以三国这段时间曹魏成立的全局来看,荀彧为曹操立下汗马功劳,高分不为过。


曹荀的虐点或者说萌点是荀彧忠汉。


其实讽刺荀彧的人说荀彧为曹魏谋取了江山,最后道貌岸然死一死得个名气,然而这种思维就诚如司马光所言,“且使魏武为帝,则彧为佐命元功,与萧何同赏矣;彧不利此而利於杀身以邀名,岂人情乎。”


思考,也要合乎情理,不然就是zz逻辑,裴喷喷其实将荀彧描评的非常清楚


?世之论者,多讥彧协规魏氏,以倾汉祚;君臣易位,实彧之由。虽晚节立异,无救运移;功既违义,识亦疚焉。陈氏此评,盖亦同乎世识。臣松之以为斯言之作,诚未得其远大者也。彧岂不知魏武之志气,非衰汉之贞臣哉?良以于时王道既微,横流已极,雄豪虎视,人怀异心,不有拨乱之资,仗顺之略,则汉室之亡忽诸,黔首之类殄矣。夫欲翼赞时英,一匡屯运,非斯人之与而谁与哉?是故经纶急病,若救身首,用能动于嶮中,至于大亨,苍生蒙舟航之接,刘宗延二纪之祚,岂非荀生之本图,仁恕之远致乎?及至霸业既隆,翦汉迹著,然后亡身殉节,以申素情,全大正於当年,布诚心於百代,可谓任重道远,志行义立。谓之未充,其殆诬欤!


裴松之喷了陈寿的“世论”,阐述的观点我比较认可,“刘宗延二纪之祚,岂非荀生之本图,仁恕之远致乎?”诚如司马光的逻辑罢了。


荀彧忠汉,这个是因为什么原因,或许是自身受到的教育,或许是因为旧情,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忠汉,和后期的曹操必然是分道扬镳。


裴松之喷的很有道理,但初期初平年间,荀彧找上的曹操我想大约是因为曹操亦有匡扶天下之意。


曹操在建安十五年的述志令里写,他初期也不过是想向所有人证明宦臣家出身也是有一腔报国之心。后期虽然随着权利的扩大欲望越过越大,但初期的曹操的确是有此之现。


初平元年,二月,卓闻兵起,乃徙天子都长安。卓留屯洛阳,遂焚宫室。是时绍屯河内,邈、岱、瑁、遗屯酸枣,术屯南阳,伷屯颍川,馥在鄴。卓兵强,绍等莫敢先进。而曹操却去了。


荀彧辗转到了袁绍处,想来是看得到形式的。


我想荀彧会投奔曹操,是因为这事,以及袁绍与韩馥谋立幽州牧刘虞为帝,而曹操却拒绝了。


荀彧是一个极具政治眼光的政治家,他看得到曹袁的优劣,自然会选择当时与自己志向所通之人。


所以他选的这个人,就是曹操。


荀彧为曹魏的建立的确立了汉马功劳,如果没有初期的荀彧为曹操镇守后方,多次决断,计划方针,也不可能有后来的曹魏,但曹魏终究是曹魏,而不是蜀汉,荀彧的权柄终究不可能和军政一把手的诸葛亮相提并论,这不是人情问题,而是政治环境所致。


就像很多人喜欢的郭嘉,曹操喜爱郭嘉之才郭嘉之性情,是事实,但郭嘉的权限职能,止于军师祭酒,而非影视剧小说作品多yy的,魏庭之中曹操一人之下。


荀彧和汉帝是君臣,和曹操亦是君臣,他夹在曹操和汉朝之间,后期反对曹操成王,最后落得个身死,功劳不被魏廷承认,魏国配飨功臣都不见荀彧,子孙仕途亦受阻挠。


而因为荀彧为曹操立下的功劳,故而许多人将汉朝的灭亡归咎于荀彧,甚至不承认荀彧为汉朝延续的功劳,有如袁宏的“刘氏之失天下,荀生为之也。”


汉的延续,荀彧之功,而曹魏的建立,荀彧亦是有功,夹在汉魏之间,所以他真是个悲剧。


后期的曹荀,虽然曹操不高兴荀彧反对他称王,但也能说曹操依旧是信任荀彧的。建安十七年,曹操征孙权,让荀彧到谯县劳军。


这一年该是一直在一起的,直到荀彧自尽。


荀彧啊,真是一个谦谦君子,为人如玉。只可惜权利的漩涡里,没有选择,只能不由己,最后坚持的君子自我,自然只能和曹操志向不同。


易中天说曹操不称帝,其实是想起了荀彧那一双忧郁的眼睛。


要这么情绪化解读未尝不可。


然而,政治的博弈岂是一朝一夕。


曹操建安十五年下了述志令,然而之后每一年都是在为称帝做了进一步的动作。


建安十六年天子令曹丕为丞相之副


十七年曹操参拜不名、入朝不趋,剑履上殿,扩大魏郡


十八年曹操为魏公


十九年天子令曹操位在诸侯王之上


二十年天子让曹操承制封拜诸侯守相


二十一年曹操为魏王


二十二年天子命曹操设天子旌旗


建安十七年的空盒,不知道空盒到底该是怎么解释,有些人牵强附会,有些人只说留不得,(盒)何用。


终归,也就是曹荀后期的结局。


荀彧确实很完美,谦谦君子竹有节。


荀彧也确实很悲惨,惨到他以死换来的汉臣之名,都在咸熙二年被追赠了魏庭太尉的名号里终结。


死后,汉不承认他的功劳,魏庭也不承认。而保存的汉臣之名,五十年后又被追赠了魏臣之名。


所以说他真惨。


朝堂博弈,权利的斗争向来都是复杂而深沉,荀彧有着超乎常人的政治眼光,却有着一颗傻逼透顶的赤子之心,只能叹一句可惜。


也正因为这样,我当初才吃了曹荀。

评论

热度(82)

  1. Mononoke相濡以默233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