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onoke

莫愁敛恨,枉称南国佳人。

【多CP】世说新语三十六题

琥珀酒:


旧文搬运。


【德行第一】


(1)有人贬低素还真的德行,而推重傲笑红尘,认为他才是古君子的典范。 傲笑红尘听闻此言,不以为意,亦不愿对此多做评价,只说:“凭心做事,清者自清。”


(2)言倾城因为无人爱她而将被处死。佛剑分说越众而出,说:“我来爱她。”当时很多人为之大哗,说:“高僧公然违反戒律,这难道是佛法末世吗?”


(3)素还真和慕少艾在途中遇到一个昏迷的孩子,痰堵咽喉,两人停步,慕少艾毫不犹豫地施以救援,将痰亲口吸出。


【言语第二】


(1)尚风悦有一次有求于人,利用三句话的功夫说了百来十字,丝毫不停顿。对方听完了,并没有感动,依然拒绝了他。


(2)有人这么形容魔王子: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”是在说与他辩论时的感受。


(3)除夕之夜,原无乡与倦收天一起守岁饮酒。一杯昔酒后,倦收天吟诗说:“ 为我尽一杯,与君发三愿:一愿世清平、二愿身强健。三愿临老头,数与君相见。”原无乡当时已有醉意,便回以《长命女》,对倦收天说:“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。”对方十分惊讶。后来倦收天曾以此事揶揄原无乡,原无乡大窘,说:“真想让你失忆啊!”


(4)霁无瑕与游历苦境的玉辞心曾有结交。时间久了,玉辞心说:“请君试阅冰雪卷,如今泰半书《时晴》。”


(5)有人问三先天:“儒道佛三教差异究竟在哪里呢?”龙宿说:“华丽与否的区别。”佛剑说:“各行其实,各得其是。”剑子说:“差不多吧?”


(6)天狼星回到孤星崖上,站在白小茶墓前,说:“并没有什么话想对你说,就是突然想来看看你。”


【政事第三】


(1)原无乡入森狱,被封黑海王。森狱的大皇子玄膑太子特地前来见他,问:“王所图何谋?”原无乡当时入魔颇深,回答说:“统一道魔,称雄天下。”玄膑赞同说:“正如我想。”两人话语竟然十分投缘,然而丝毫不信任对方。


(2)白无垢身为天魔的军师,君臣相得,为他前后奔波,风尘仆仆,终于换得主君无恙,自己也飘然归隐。当时的人称赞他说:“不失其赤子之心,效君之志,玉骨冰心有武侯的风采啊。”


(3)国相千玉屑历换主君,起落之间总能全身而退,被评价为辗转腾挪自有手段,善于保全自己的人。他竟然意外身故,消息传出后,许多人震惊不已。


【文学第四】


(1)原无乡不擅诗文,时常会有惊人之语。倦收天少年时曾对原无乡开玩笑说:“好友,诗三百,你到底读了多少?”原无乡大窘。


(2)绮罗生居住在船上时,曾写过这样的诗句:“白日风雨多,扬袂复沾履。常恐云中人,来去逐秋水。”意琦行偶然读到它,十分喜欢,但直到居住在指月山瀑,才远远地回了一首诗,其中有这样的句子应答:“山中虽瑟瑟,亦我先君履。何以盈客怀,一轮月如水。”


(3)策梦侯曾说:“美丽风流的人物,值得被品评,并写入文章中。”可惜他的书都失传了。


(4)傲笑红尘曾吟咏这样的句子:“我有眉间尺,寒霜天下知。能诛万里恶,难断鬓边丝。”有人评论说:“身世之慨,有胜于诗者。”


(5)剑之初带着殊十二退隐后,教他读书。读到《葛生》一节时,殊十二放下书卷,流泪说:“虽然不太明白意思,但是内心忧伤,不能抑止。”是想到了一个人。剑之初亦有所感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“白日风雨多,扬袂复沾履。常恐云中人,来去逐秋水。”:一位好友写给我的诗,仿绮罗生口吻,云中人神马的……后面的回诗是我写的。


—————


【方正第五】


(1)傲笑红尘说疏楼龙宿:“罪无可恕!”剑子仙迹曾经试图于中间转圜,方作试探,傲笑红尘列数龙宿的罪行,滔滔不绝,毫不妥协,到最后剑子也没敢开这个口。


(2)三余无梦生性格温雅,不轻易动怒。超轶主被害后,他却亲自出手,将背主之人吾不留击杀,说:“ 让你记取今生教训,来世莫作二主奴! ”


(3)问天谴教小时候的三口剑读书,让他背诗:“ 为草当作兰,为木当作松。兰秋香风远,松寒不改容。 ”教导他说:“做人就应该这样,坚守正义,勿要因情害义,以私废公。”三口剑牢牢记住。


【雅量第六】


(1)剑子善于戏谑,时常会对好友开玩笑,或是拉他们进入尘世做一些事情,而龙宿能够应对这一切,并在事后与剑子依然保持挚友情谊。有人曾询问龙首这一点是怎么做到的,回答说:“华丽无双的人,自然能包容一切。”剑子则赞赏说:“不愧是龙宿。”


又有人说,龙首当时说的是:“比起爬的每堵墙头都会塌的人来说,被坑一下也不要紧了。”而剑子的回应则是:“我记得我面前的这堵(墙)也曾塌过。”


(2)香独秀曾在龙宿家住了一段时间。当时的人提起这一段,无不感慨龙首的雅量。


【识鉴第七】


(1)素还真评价叶小钗:“是我最值得信赖的人。”


(2)枫岫主人善于相面。虽然言辞模糊,但很少有不中的。直到他的好友拂樱斋主回归凯旋侯的身份,与他决裂后,枫岫主人就再也没相过任何一人。


(3)天踦爵说绮罗生:“牡丹不深根,如你看似疏情,却正是情深之处。”


【赏誉第八】


(1)原无乡曾如此赞赏倦收天:“远远看去,如同旭日东升,令人心中充满喜悦。”倦收天则对原无乡说:“好友的好处,越近越令人心安。”


(2)蔺无双说练峨眉:“道心纯澈,平生未见。”虽然不相见,却十分推崇她。后来练峨眉死去,蔺无双痛苦难当,为她报仇,才渐渐有人知道他的情意。


(3)小免常对枫岫主人赞不绝口。拂樱斋主因此十分嫉妒,质问枫岫主人说:“莫非你是千丈青成精吗?!”


【品藻第九】


(1)盲僧说佛公子:“昔日恨不得一见素还真,今日又恨不见达观之人。”


(2)步香尘以医术出名,曾如此评判过她的客人:“梵天和慧座固然有出家人的妙处,令人爱不释手,白衣沽酒与他的好友倒也各有风韵,值得回味。不过,要说最令人难以忘怀的,还是素还真吧。”当时行走武林的人,能得花君青眼,无不胆颤。


(3)世人高度评价一页书之武学,素还真之智慧。寂寞侯却说:“一页书之智慧,素还真之武学,才是真正难以测度。”果然如他所言。


(4)论剑海评剑,倦收天名列冷别赋之后。原无乡说:“倦收天竟然只是第二?”十分不认同。那时他还未与倦收天和好。


(5)当时的人评价三教顶峰。提到剑子仙迹时,敬而爱之,认为是天上之云;谈到疏楼龙宿时,敬而畏之,认为是云中之龙;至于佛剑分说,则是敬而重之,认为佛剑是三人中的柱石。


【规箴第十】


(1)意琦行入山遇到沐灵山,对方以清茶招待他,问:“道在几时呢?”后来意琦行静坐悟剑道,重逢沐灵山,回答说:“呼吸间而已。”沐灵山合掌微笑,并不言语。


(2)蕴果谛魂曾问楼至韦驮,说:“经有言:‘我为沙门,处于浊世,当如莲华,不为污染。‘至佛认为这句话如何理解?”楼至韦驮以《华严经》中的常乐我净相对,蕴果谛魂随后说:“从来不著水,清净本因心。初心犹在,便是洁净。我始终与你同行。”


(3)鷇音子说裳璎珞:“遇火大凶。”


(4)四智武童因圣魔元史而不信任鷇音子。一页书劝他说:“ 你太严苛对待自己了。若不能相信自己,那这回不妨相信我吧。 ”


(5)破戒僧对剑雪说:“ 剑邪,不可让他影响你的判断,不可让他左右你的决定,你够坚定,才救得了你与他。 ”剑雪当时回答说:“我明白。”


【捷悟第十一】


(1)枫岫主人与拂樱斋主初遇时,口念诗号,以扇遮面,不露真容。拂樱当时似乎很为他的风采倾倒,回去以后就对小免说:“有个人以诗号作谜面,藏头露尾,真是无聊!”


(2)苍与蔺无双年少时一起讨论《庄子》,剑子仙迹在一旁听。到“旨不至”一句,苍蔺两人意见不尽相同,剑子便以拂尘指桌,说:“这算是‘至‘吗?”两人顿时一悟。道门当时公认,弦首善论《老》,剑子长于《庄》。又有人说,这与他们的为人处事类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补充说明:“旨不至”:出自《庄子-天下》,很著名的一条清谈题,可以读公孙龙子《指物论》感受一下 。这里剑子以拂尘指桌的动作是《世说新语》原书里对这句的阐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【夙慧第十二】


(1)沐灵山死去多年后,萧山有鹿怀胎,生下的小鹿十分聪慧。有个云游僧人偶然在山下歇脚,晚课念法华经,小鹿在一旁听着,呦呦而鸣,似是记起了什么,竟然流下了眼泪。


(2)三先天小时读书都十分聪明,又各有各的聪明处。佛剑善思,龙宿雄辩,至于剑子,则常常能另辟蹊径,得出机巧而有趣的结论。


(3)龙宿小时启蒙,第一节课上就为“性本善”之句与老师论辩起来,说:“善恶之分,谁来界定?人性若是本善,那么第一个为恶的又是谁?”


(4)圆儿从小伶俐聪明,佛剑把他介绍给两位好友。方一见面,圆儿和剑子便分外亲密。仙凤十分惊讶,龙宿说:“大约是人以群分?”剑子笑着说:“好友,你怎么这么见外?”


【豪爽第十三】


(1)醉饮黄龙以义气自适,每念诗号,朗声长笑,气势惊人。


(2)绮罗生曾被一剑穿胸,不仅不避开,反而直迎而上,任剑刃透体而过,终于以刀制敌。当时,围攻他的人均被他的悍不畏死所震慑。


(3)燕归人救断雁西风,斩断悬桥后吟诵诗号:“ 飒风沾、问途寒,谁与共饮,谁敢挡关?燕戟归命人不还! ” 对手北辰元凰赞叹他的气概,说:“我将用最强的一招,表达对你的敬意。”


(4)北辰胤在王朝覆灭之际,说:“ 凰儿,上肩! ”为救亲儿,以一敌三,断臂而亡。


(5)金子陵和忆秋年曾一起四处游历,行至御风楼,上楼歇脚。酒过三巡时,有一个陌生侠士与他们攀谈,言语十分不俗,于是便邀请他入座,那人也欣然从命,三人一起喝酒谈天,很是相得。宾主尽欢后,那个人才笑着起身,说:“今日能结识两位,痛快!敢请留名,酒帐便一笔勾销。”原来竟是老板御神风。金子陵和忆秋年的笔墨一直挂在楼里。慕少艾,凤凰鸣,香独秀等人也曾在御风楼题名。


【容止第十四】


(1)倦收天接任北芳秀。当时的人评论说,这个名号终于落在了姿容配得上它的人身上。


(2)绮罗生有一次去薄情馆玩,遇到了慕容情,两人言谈甚欢。素还真适时有事,也来到了薄情馆,三人相遇了。事后有人回忆那场面,说:“珠玉一座,芳菲满堂。”


(3)一页书曾一苇渡江,白浪翻涌,踏波而过。衣裳丝毫不湿,神容庄严美貌。


(4)慕少艾入山采药,薄露湿衣。山中樵夫偶然遇到他,见他眉发霜雪,色如好女,以为遇到了神仙,上前拜他。慕少艾也不说明,见樵夫身有潜藏的疾病,自己却不知道,便为他开了一剂药,随后飘然而去。


(5)枫岫主人曾在枫树下执扇起舞,红叶随风,飘飘而下。


(6)意琦行第一次见江山快手的装扮时,不由注目。绮罗生被看久了,笑着说:“难道有人是认不出我了吗?”回答说:“无论你是什么样,我都不会认错。”


(7)箫中剑曾从梅树下走过,花枝碰巧挑开兜帽,露出面容。 那时的人赞叹他的风采,说:“冰雪化此身。”


(8)有人曾评论剑子仙迹:“容貌虽不秀美,却令人一见便有飘然出尘之慨。”又有人赞美他说:“白鹤拂云之姿。”当问到他的好友疏楼龙宿这个问题时,对方则十分简略地概括说:“白毛乌骨鸡。”


(9)关于疏楼龙宿的外貌,有人曾这么说:“珠玉绫罗,难掩容光。”当问到他的好友剑子仙迹这个问题时,对方回应说:“与我正是绝配。”


(10)东瀛的歌人吟咏和歌,赞叹莫召奴的秀色,说: “樱花兼有梅花香,开在杨柳柔条上。”是形容他诸美集于一身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樱花兼有梅花香,开在杨柳柔条上。”:原歌出自日本《后拾遗集》,《源氏物语》中以此形容光源氏的美丽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【自新第十五】


(1)师九如以身挡六祸苍龙三招,说:“ 如果终究有人要死,那个人为何不能是师九如?” 六祸苍龙从疯癫中清醒,自此创真龙妙道,为保护神州与昔日敌手协力共举。


(2)燕归人为珠遗而神志痴狂,甚至胡乱杀人。断雁西风乘棺而来,为他开解,燕归人才逐渐恢复了本性。随后她坦白说:“我并不曾死过。”燕归人回答说:“我知道。”


【企羡第十六】


(1)别黄昏曾经看着一对父子从他面前经过,说:“如果我的赋儿还在,他该也有这么大了吧?”


(2)羽人非獍小时候,偶尔有出罪恶坑的机会,遇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,总是会停下脚步目不转睛看很久。


【伤逝第十七】


(1)有个恢复了记忆的人披散着头发跑到大庭广众之下,撕开衣服捶打胸口,痛苦哀泣说:“昏暗蒙昧的天啊!忌霞殇麒麟美质,为何要生在这个污浊的世间!”来来往往的行人对他指指点点,认为他一定是疯了。


(2)慕少艾死去多时,羽人非獍在言谈中一直没有怀念他,时常有人觉得他太过冷酷薄情。羽人自己不爱表达,却总在端午插艾草时,默默想很久,但始终没有哭。


(3)香独秀十分怕鬼。退隐后,有一次路过一树花,忽然闻到了熟悉的香气。他问:“是慕容姑娘吗?”鬼魂浮现身影,音容笑貌与生前一模一样。香独秀说:“我现在一点也不怕了。”竟握住了鬼的手。


(4)玄宗的苍有一次在路上走,遇到一个正在嬉戏的孩童。他看了很久,问孩子:“你今年多少岁?”回答说:“十岁。”一问生辰,正是一步莲华投入轮回的时间,已经十年了。


(5)莫寻踪意外身死,原无乡在人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哀伤的情绪。独自回到烟雨斜阳后,他将莫寻踪的房间收拾好,将他生前常用的碗筷也放进去,锁上了门,从此再也没有打开过。


(6)玄冥氏曾说:“冰楼王后的位置只为一人而留。”朝天骄的死讯传来时,玄冥氏背对报信的人,一言不发很久。


(7)梅神官为魔化叶小钗所杀,临死之前并无只字片语,只留下一封沾满鲜血的空白书信。信被送给了问天谴,问天谴撕下一半收好,另一半放回梅神官手中。


(8)五色妖姬在笑蓬莱曾遇到一位女道者,为她跳了一曲相思断,从此不见。五色妖姬后来在魔界听说了女道者死去的消息,对告诉她的人笑着说:“何必告诉我?多么扫兴!”却再也没有跳过那舞。


(9)漠刀绝尘失去记忆时,每逢天降大雨,总是若有所思。


(10)墨尘音死后,赭杉军将他一路背到青梗冷峰,安葬了他。后来赭杉军也战死沙场,苍将他与墨尘音合葬,在墓前静坐弹琴,以送同修。一曲结束,苍叹息说:“玄宗从此只留苍一人了。”


(11)朱痕染迹说:“ 懂筝的人不在,也就不需要筝弦了。 ”


(12)风之痕在见到好友忆秋年的尸体时流着泪说: “忆秋年,这份礼物太大了!”其后多年,犹然悬想。


(13)叶小钗曾给孙子金小开做饭团。金小开向他借钱,叶小钗便真的存了钱等着给他。很多年后,他又每天给自己的徒弟名战做饭团,名战一直不忘,诀别信中都有提到此事。


而他们最终都离叶小钗而去。


【栖逸第十八】


(1)意琦行退居山林后,绮罗生曾去找他。意琦行见到他,神色竟然毫无惊讶喜悦之状,两人相处如从未分别的好友一样。至夜同寝,绮罗生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声,难以安眠,便想看看他的脸。略一靠近,意琦行的呼吸声便紧绷了起来,原来也是一直醒着,在默默听着绮罗生的呼吸声。


(2)剑子仙迹在萧山中,初时迷路,后来索性隐居下来,怡然自乐。


(3)素还真曾说:“武林大定之日,便是我退隐之时。”然而琉璃仙境从未平静过,素还真经常无法回家。


【贤媛第十九】


(1)穆仙凤是疏楼龙宿的弟子,深得龙首的宠爱。龙宿画剑子时,曾感叹过描画外貌十分容易,刻写精神则难而又难。仙凤当时侍奉在侧,应声说:“主人与剑子先生相交百年,不妨从心所欲,那便是(剑子先生)神韵所在了。”龙宿听了大笑,说他也正这样想,便又添几笔,将剑子画像的肚腹涂黑了。


(2)赤云染将明玥剑转交给苍。苍接过剑,见她面有泪痕,神色却十分平静,便多看了几眼。赤云染说:“魔氛扰扰,苍生为重。”虽然心中苦痛,却依然为除魔四处奔波,最终战死。


(3)廉庄在学校中教书,独自一人,悠然自在。学生们的亲人感谢她,给她送来了礼物银钱。廉庄婉拒,说:“箪食瓢饮,布衣荆钗,我的生活十分富足。”


(4)君曼睩在天都,一直在编年写史,始终不停歇。有人对她说:“现在世道混乱,几册史书,未必能流传到后世。即使能流传后世,那时的人是会信众口一辞的说法呢,还是信这样没有佐证的孤史?”君曼睩说:“不讳善,不隐恶,尽我所能罢了。”


(5)擎海潮很疼爱胞妹惜夫人,认为天下最好的人配她也不为过。惜夫人出嫁后,擎海潮一度很瞧不起自己的妹夫。后来赤子心出生,惜夫人把孩子抱给他看,笑着说:“看在晏儿的份上,哥哥可不要为难他了。”


(6)倾君怜嫁给愁落暗尘, 在唯一愿舍生下孩子,为他取名叫鬼梁埋名。言倾城来看孩子,问她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,倾君怜说:“身在这个江湖,能默默地好好活着,便是我对他最大的盼望了。”


【术解第二十】


(1)玄宗四奇中,墨尘音善琴,经常与苍讨论琴艺,十分相得。赭杉军与他两人都是好友,有时听墨尘音与苍合奏对弹,虽然自己不参与,却总能理解曲中意旨。墨尘音因此曾开玩笑,对赭杉军说:“琴者甚多,知音难觅。我虽然没有伯牙之才,却依然认为好友可称子期。”


(2)森狱的皇子玄同能听剑声。退隐后,他四处游历,曾在某地徘徊许久,感叹说:“天地间竟然曾有如此剑道!”后来才知道,那里是磐隐神宫的故址。


(3)素还真与叶小钗友情深厚。叶小钗不能说话,而素还真却能理解他的意思,毫无障碍。当时的人评价说,这是通神之解。


【巧艺第二十一】


(1)玄宗诸位道子少年时住在一起,除夕之夜总是一起守岁。墨尘音虽是四奇之一,却常常和六弦合奏,曾弹《白雪》一调,琴艺十分得苍的赞赏。


(2)擎海潮爱箫,有天风海雨声。


(3)御不凡擅长厨艺。有人问他:“君子应当远庖厨,你为何爱好研究菜谱?”回答说:“像我这样聪明的人,当然应该什么都会。”后来发现,他只是乐于研究某个特定的人喜欢的饮食罢了。


【宠礼第二十二】


(1)南宫神翳曾对慕少艾说:“这具身体,任由你处置。”


(2)武君罗睺十分看重黄泉。黄泉护送神之子,随着罗睺回到天都后, 罗睺曾问他:“没有归处的你,又能到哪里去?”回答说:“没有你的地方,哪里都可以去。”即便如此,依然留在了天都。罗睺死后,黄泉流下了眼泪。


(3)君权神授是彩绿险磡的代王,燹王对他信任有加,从不问政事。有人曾议论说:“一国之重负,岂能轻易委托他人?身为君主,如此可称无道。”燹王依然如故,说:“小君怎么样,不劳烦外人过问。”


(4)六祸苍龙曾对寂寞侯说:“我终于等到你了。”


【任诞第二十三】


(1)原无乡失去双手后,倦收天曾去照顾他。两人并肩坐在桌前,倦收天一勺勺吹凉白粥,再试试温度,然后喂给原无乡。如是者三,原无乡实在窘迫,便抿住嘴唇不肯再喝。倦收天并不劝说,而是自己一边喝粥,一边和原无乡说话,趁他张口回应时,迅速又喂了他一勺。南北两宗都有人过来探望原无乡,见到这样的情景,没有一个不双手捂脸倒退出门的。


(2)燕歌行爱酒,曾与好友冷别赋共饮。冷别赋酒量不好,很快醉倒,燕歌行自己又喝了会儿才放下酒杯,趁着酒意,逗半睡半醒的冷别赋说醉话,玩得十分开心。


(3)香独秀行止常常令人不解。有一天,他在薄情馆里弹着剑唱歌:“长剑啊归来吧,这里吃饭没有鱼。长剑啊归来吧,这里洗澡没有水。长剑啊归来吧,这里见不到慕容姑娘。”事情传到慕容情耳中,慕容情说:“由他去吧。”继续做自己的事。


(4)剑子仙迹以龙宿的茶叶来招待佛剑,十分坦荡;佛剑知道是龙宿的茶叶后也淡然受之,并不见外。


(5)意琦行曾在雪霁时分,带着梅花来拜访绮罗生。并非是刻意寻访梅花,而是路过酒肆时,见枝头一点,大约是春雪第一枝,心里觉得绮罗生会喜欢,便摘了来。


来的时候炉上雪脯酒温,有人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
【简傲第二十四】


(1)倦收天说:“吾既收天,谁敢收吾!”


(2)意琦行曾认为剑不够好,便不值得过头顶。


(3)有人说四无君以诗号自矜,太过傲慢。四无君冷笑一声,懒得回应。


(4)倦收天与意琦行后来见过面,曾有片刻闲谈。提及为各自好友说过的愿与天下为敌,意琦行说昔日誓言虽狂,不过情之使然。倦收天接口说:“为了他,值得。”两人相视一笑。


(5) 玉阳君欲杀千叶传奇。千叶传奇面对杀机,说:“其实你可以选一项你做得到的事情来做。”毫无惧色。


(6)金子陵曾对人人觊觎的魔刀说:“ 你选我,是贬损我的身份。”


(7)绮罗生外出漂泊时,遇到一个白发童颜的人,两人以刀相会。那个人是少独行,言语之间颇为藐视剑道,说:“剑,不入我目。”绮罗生不由微笑,说:“真想让前辈认识一个人。”


【排调第二十五】


(1)素还真幼时与谈无欲同修,在半斗坪互不相让。素还真说:“日月日月,日字当先。”谈无欲说:“阴阳阴阳,阳字在后。”是因为太阳太阴是日月的别称。


(2)苍曾姗姗来迟,被讥讽说:“莫非是姑娘家出门要梳妆打扮吗?”回答说:“是。”对方反而哑口无言。那时赤云染和白雪飘刚刚死于金鎏影之手。


(3)有人曾说剑子:“随心所欲的样子,不成形状,一点也不像是出家的道士。”剑子听了,不以为意,回应说:“大道岂有形状?”


(4)枫岫主人年少时,与当时还是布衣的无衣师尹曾有交陪。相处一段时日后,枫岫对无衣师尹说:“视他人性命如草木,又能舍弃己身情感。若你身居高位,便有祸乱天下之能。”无衣师尹并无怒意,回答说:“我若有能力,必先铲除某些空谈误国的人。”


(5)佛剑归隐大雪原,一页书远远相送。佛剑说:“ 我走得从容,却苦了梵天尘世打滚。” 一页书回答说:“不恨尘世浊,只恨人间处处修罗行。 ”两人各念禅诗,转头分别。


【轻诋第二十六】


(1)无衣师尹掌权后,有同僚背后说:“有人举止之间刻意仿效风雅,只是不知道香气若有知觉,还愿不愿意依附在那等人的衣袖间!”这些议论渐渐传到无衣师尹耳中,无衣师尹恍如未觉。


【假谲第二十七】


(1)“我骗你的,傻剑雪。”


(2)梅饮雪为女儿烟儿治病取药,出门前抱着女儿教她念诗:“ 来日绮窗前,寒梅著花未? ”夫人舒愁眉在一边为他整理行装。梅饮雪再没有回来。烟儿也死去了,舒愁眉化名绝情书,从此做了杀手。


(3)御不凡曾为刀无极奔前忙后,不辞辛劳,连亲妹妹都为天下封刀失去了性命。即使如此,刀上还是很早就被下了剧毒,刀无极亲自将刀送给了他。


【黜免第二十八】


(1)慕少艾外出行医,曾偶然救治了一个不能说话,武功全废的人。那个人脸上也有一道黥印 ,每次见到阿九时,总是神色黯然,有时能看到他用手指在墙上写字。


(2)无衣师尹曾以手抚竹,说:“还能再见此君吗?”没过多久,便被放逐到了苦境,最终没能回来。


(3)香独秀时任紫微宫御前大统领。但他说:“做这个有什么好处呢?”经常因为泡澡误了点卯时辰,连部下也跟着受牵连。没过多久,就被贬谪成了殿将,依然不思悔改。


【俭啬第二十九】


(1)当时的人说蝴蝶君爱财,太不顾及形象。蝴蝶君毫不在意,说:“我的形象不就是爱金爱银爱阿月仔?”


(2)原无乡小的时候家境贫寒。那时式洞机替道真收徒,见他根骨极好,便问他愿不愿意出家入道。原无乡听式洞机说进了道门就有温饱,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倦收天后来知道此事,对原无乡感叹说:“好友,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那么节俭了。”原无乡泰然自若,说:“没办法,当家不易啊!”


【汰侈第三十】


(1)剑子年纪很小,还不认识龙宿时,便被告知儒门奢侈,远过于道门,以金银为地,以宝玉为砖。后来他与龙宿初识,回去后不由对别人感慨说:“还漏说了一条,以珍珠为衣吧!”


(2)有人说冷别赋豪富,竟然包养了燕歌行。冷别赋听到了,十分生气,说:“不过几笔酒账而已,怎么传得世人皆知!”燕歌行笑着安慰他,说:“好友,你就当新买了一个酒囊饭袋?”冷别赋当即被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
【忿狷第三十一】


(1)姥无艳容貌美丽,与恨不逢相恋。义母薄红颜爱慕恨不逢,嫉妒之下,亲手毁去了姥无艳的容貌,恨不逢便抛弃了她。


(2) 瞾云裳因与楼无痕和柳生剑影的纠葛而疯狂,屠尽剑婢后,以岁月轮斩断神柱,导致神州崩毁,弃天临凡。楼无痕与她相杀,最后说:“人为何爱得短暂,却恨得至死不休?”两人相拥而亡。


【谗险第三十二】


(1)楼至韦驮身陷流言中,人品被质疑诋毁。无从辩解之下,楼至韦驮曾叹息说:“蕴果谛魂不在了!”


(2)鬼梁天下散播流言,佛剑分说最终为圆儿之事被万圣岩惩以极刑。人们提到此事,议论纷纷,也有人感叹说:“世间人心诡谲之祸,远胜于透骨剧毒。”然而佛剑无尤无悔。


(3)血傀师曾想挑拨意琦行与绮罗生的关系,对意琦行说:“试问天下间还有谁比绮罗生更了解你?能解红炉点雪者舍他其谁?”言之凿凿。可意琦行嗤之以鼻,依然对绮罗生毫无怀疑。


【尤悔第三十三】


(1)玉阳江上的画舫,自从主人绮罗生离开后,曾有他的好友意琦行时不时上船代为休整一番。后来意琦行所遇之事亦是甚多,画舫很长一段时间无人去管,渐渐便朽坏入江了。意琦行去给一留衣扫墓时,曾沿江寻遍,最后无言而去。


(2)靖沧浪初时不知好友御神风已死,以为御神风失约于他,负气不出长达百年。后来他寻到了御神风的尸骨,独自面对遗骸,流下了眼泪。


(3)佛门裳璎珞曾与圣婴主焱无上相交,未能成为朋友便分开了。最终裳璎珞死于魔佛波旬之手,临终之前只想到了焱无上。


【纰漏第三十四】


(1)拂樱斋主念诗号时,曾口误说:“独爱疏楼一枝香。”在场的人都装作没听到的样子。据说这件事龙宿也有耳闻。


(2)苍曾说:“明玥当空照古尘。”剑子听闻,当即喷茶,说:“劳弦首记挂。”


【惑溺第三十五】


(1)弁袭君在逆海崇帆时,曾对信徒宣讲说:“人间的情意终会衰朽,只有神之恩典永存。”信徒无不虔诚俯首,称颂神明伟力。弁袭君看向祸风行,始终不移开目光。


(2)凯旋侯曾在噬魂囚说垂死的枫岫主人痴愚至极。后来他武功尽废,喉咙亦哑,复入噬魂囚看到了枫岫主人的遗言,顿时以手锤墙,吐血不已。


(3)金鎏影杀紫荆衣时,听到对方最后遗言说:“好友,你果然不了解我。”感叹说:“好友,你又何曾了解我?”


(4)明珠求瑕痴迷于织语长心,甘心为她驱使践踏。最终他死在好友万古长空手中,以身迎剑。


【仇隙第三十六】


(1)大宗师带着宫无后看刚刚竣工的软红十丈,问他说:“这是为师特地为你建造的,与你十分相配。喜欢吗?”宫无后看着面前的陈设,一言不发,握紧了手里装着蝴蝶的玻璃瓶。


(2)骨箫范凄凉与继子贺长龄曾经十分亲密。贺长龄随后移情于琴绝弦,范凄凉发现实情后,冷笑着说:“男人对女人的情爱,不过如此而已!”随后便寻上贺长龄,实施了她的报复。琴绝弦一直被蒙在鼓里,范凄凉找上门来,却只是对她说:“可怜的人,难道竟不知道你的长郎和我的关系吗?还是多看看身边的人吧!”


(3)南北宗虽然曾同气连枝,却因事生仇,竟然中道相绝,连原无乡和倦收天都不得再为私交往来。分别时,倦收天面色郁郁,原无乡温言相劝。分别后,莫寻踪却常见原无乡无事抚摸护心环,沉默不语。


(4)太史侯和佛公子弦知音因教统之事而关系破裂。后来,弦知音对太史侯说:“筝弦尚且未断,你我何必如此?”对方不作回应。


END


====


呼呼,世说新语三十六节至此就算写完啦!


一开始只是闹着好玩儿,觉得这样犹如碎玉寸锦,颇有意趣,正好可以对我目前补的剧里萌的人事物做一个总结。后来不知怎么的,渐渐就动了真感情。或许因此损失了本来想追求的有情无情都在自由心证的初心,或许因此反而添了不自然的成分……但是……总之,写着让我觉得很舒服,没有费心措辞,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。


整个系列里混杂了原剧里让我印象深刻的片段,还有我的私心看法,有些是开了脑洞的梗,另外还有的就是胡说八道的拉郎。所有出现的组合几乎都可以看作友情。当然霹雳原剧里有些人的友情就是比较深刻,这个,我也没办法。比如让银票对小芳念情词——原剧他干过啊_(:з)∠)_我的私心是双秀意绮香情枫樱,不过看起来似乎也寡淡得很……


趁机安利一下,世说新语是一本有意思的书,我很爱看,也很值得从头到尾反复看。原本是想模仿原版文言体的,可惜有些地方是引用原剧口白,如果译成文言,顿时画美不看,为了追求风格一致,还是全文白话好了……然而全文白话,这里的有些段子,就缺了一点含蓄蕴藉的味道,太过直接了。


有缘再续吧www

评论

热度(465)